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六章 巫师的分级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爱德华听完愣了几秒,随即缓过神来,起身走到皇帝面前单膝下跪。
他将双手递给查尔曼一世,皇帝握住了他的手,只听小爱德华宣誓道:“自今日起,您之朋友即吾之朋友,您之敌人即吾之敌人,无论何时吾都会随您左右,对您忠诚并捍卫您的尊严。”

说罢,跪地轻吻皇帝的手背。

德文听着这肉麻的念词和动作,不由得有些反胃,他庆幸弗朗西先生的出现帮自己解围。

倘若现在跪着的是自己,那该有多恶心......

宴会正式开始,一支由弦乐、木管乐、铜管乐、打击乐及色彩乐组成的大型交响乐团奏起了舞曲,安福斯托斯和未婚妻波姬率先开舞,现场的气氛也渐渐热闹起来。

肯茜对人类那笨拙的舞步没有任何兴趣,她站在德文头顶催促他带自己去找吃的。

德文呢,倒是想找个美女跳舞,问题是他年纪太小,个头才刚过人家的腰。

那画面,还是算了吧。

他四处寻找,看见弗朗西先生一个人端着个酒杯,站在二楼的栏杆旁看一楼的众人跳舞,便走了过去。

不过他还没走进,不知为何就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肯茜也从他头顶跳了下来,自顾自地向餐桌跑去。

德文正打算去追她,不料确见弗朗西先生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他只能强压住心头那奇怪的感觉走了过去。

“我在附近施展了一个驱逐咒。”弗朗西先生小声地说着,并用魔杖轻点了下德文,登时,德文心中那对弗朗西敬而远之的奇怪感觉就消失了。

“你要知道,有时被太多人巴结奉承,也并不是特别美妙。”弗朗西先生笑着说。

他又轻挥魔杖,一个干净的空杯子和一瓶甜酒便飞了过来,他先给自己满上,又给德文倒了半杯,德文道谢后接过轻抿一口。

“看来,先生您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德文善解人意地问道。

“叫我前辈吧,珊朵拉也这么叫我。”弗朗西纠正道,接着回答,“确实不怎么喜欢。”

他顿了顿又说道:“虽然隆重,却对我没什么意义,横竖这些漂亮的宫女、妃子、夫人小姐们又不会分一两个给我,却故意展示给咱们看,不是明摆着气人嘛?”

德文听了他这不正经的回答,一口酒没咽好便呛住了,不住地咳嗽。

弗朗西仿佛奸计得逞般地笑了笑,打了个响指,德文便觉得嗓子不痒了。

“前辈,您提到我的监护人珊朵拉,她是个怎样的人?”德文问道。

“啊,说起来,她应该算是我的第五代传人。”弗朗西想了想,“准确的说,其实我也只见过她两面,印象中她不怎么喜欢说话,但却并不严肃,一个很文静的小女孩。”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和她并不熟悉的缘故。”弗朗西补充道。

“不过,珊朵拉的监护人,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弗朗西略带自豪,饶有兴趣地对德文说道,“艾玛·丹恩,又被称作北极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繁星法师。据说她要接任你们的魔咒课教授,如果是真的,那她就是扎布尔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当然,前提是你不把第三位传奇法师——鲁德亚德·纪伯林·万物冕下算上。”

“繁星法师?不是说巫师没有等级嘛?”德文奇怪地问道。

“恩,怎么和你解释呢......”弗朗西为难道:“巫师没有什么白银、黄金、圣阶以及超圣阶,或者称之为神阶这样的划分。”

“圣阶之上还有神阶?”德文瞪大眼睛问道。

“有的,不过很少很少,并且人类不可能达到这个阶层。”弗朗西说道,“要想达到神阶,首先需要有漫长的寿命作保障,比如始祖龙,或者不死鸟,都是神阶的生命。”

“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了,我从来没碰见过这种传说中的生物。不过它们确实是存在的,或者,存在过的。”弗朗西缓慢地说道,斟酌着用词:“至于巫师却不同,因为有即死咒的存在,这导致只是单纯的战斗的话,没有任何巫师可以有必胜的把握。当然,传奇法师除外。”

“即死咒?”德文越听越糊涂。

弗朗西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讲道:“索命咒,或者称之为即死咒。它的使用门槛非常低,只要拥有坚定的杀戮意愿,几乎所有的成年巫师都可以施展。并且,没有解咒。防御手段也只能是阻挡和闪躲之类。”

那大概就和哈利·波特里的“阿瓦达索命”类似,德文心想。

“可是,为什么传奇法师除外?”德文又问。

“因为传奇是杀不死的,除非他们自愿选择死亡。”弗朗西说道:“比如,历史上第六位传奇法师,德米特里·元素冕下,也是扎布尔的现任校长和元老会首席巫师。他掌握着元素躯体重构,可以用元素构建自己的躯体,甚至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其他的传奇,虽说使用的方法不同,但达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当然,索命咒是违法的。任何情况下都不被允许使用。否则,你就会被定义为黑巫师,接受最严厉地惩罚。”弗朗西紧接着补充:“还有,虽然打可能打不过,但一个巫师一心逃跑的话,即便是元老院派一群巫师出手包围,想要将其拦住也并非易事。所以,巫师并没有战斗实力的等级划分。”

“你们进了扎布尔后,最先教你们的就是怎么跑命......”弗朗西好笑地说道:“回到刚才的话题,辉月法师,繁星法师和曜日法师,这三者指的是巫师的学术贡献,而非实力。”

“如果对一个学科有所建树,比如说我本人对于潜力药剂的改良,就被元老会评为辉月法师。”弗朗西略带自恋地说道:“像小北极星那个小变态,繁星法师,就更厉害,是指对多个学科都卓有建树。”

他又顿了顿:“而曜日法师,比辉月法师要更高一个层次。是指对一个学科有突破性贡献,或者在一个学科的研究中有很大权威。不过你很难说,曜日法师和繁星法师,这两个称谓,哪个更‘大’一些。毕竟它们一个代表着精,一个代表着广。”

“那要是既精又广的话,就是传奇喽?”德文笑着说道。

“或许吧,不过传奇冕下,可不是元老会评选出来的,必须有真正超脱死亡的实力。”

弗朗西说着,眼光渐渐有所涣散。

魔法有史以来,也就是扎布尔建校三万年两千多年,共诞生七位传奇法师。而其中的三位,已经自愿选择泯灭。

而在扎布尔建校前,巫师界漫长的,充满杀戮的古世纪,一个传奇都没有。或许有能够成为传奇的苗子,但也都不幸被杀死了。

德文若有所思地沉默着。

将来,我会成为第八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