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七章 菠姬的家人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分两头说,肯茜因为受到弗朗西驱逐咒的影响,早早丢下德文,自己在一楼找吃的。
她身手矫健地跳来跳去,躲避着人类的脚步,爬到了一个摆满生切火腿和熏肉的桌子上,停了下来。

生切略带一丝肉腥味,最合她的口味。

不过,肉被放在一个带玻璃罩的盘子里,并且那里边虽说有一些切好的,可大块的还没有动。

肯茜想了想,觉得还是临时找一个两脚兽,把肉切好喂自己比较方便。

“喵~”她叫了一声,意图吸引周围人的注意。

效果还不错,得益于她文静恬适的外表,不少衣着华丽的女性围了过来。

“这是谁的猫啊?真漂亮。”一个身穿淡紫色晚礼服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走吧,姐姐带你去找主人。”

说着就要抱起肯茜。

肯茜见此,对她呲呲牙,发出一阵不耐烦的低吼。

“呦,还挺凶。”

周围的人见此交头接耳。

“这是谁家的猫啊?”

“出席这种场合怎么还带着宠物?”

“快把它主人叫过来,看起来还挺凶,别伤着孩子。”

肯茜见众人只顾说话,没一个能明白她想吃肉的意愿,不耐烦极了:“愚蠢的两脚兽,快去给我切两片火腿!”

围在她周围叽叽喳喳的女人们,听见这只猫口吐人言,都不由得吓得退后几步,惊呼道:“圣...圣阶?”

“啊,你就是肯茜吧。”这时,一个穿着镶着金色花纹的纱织白色拖地长裙,头戴圆饼形帽式的褐发女子走了过来,她走到近前,小心翼翼地给肯茜理了理毛,“安福斯和我说过你。”

肯茜歪了歪头,想了想问道:“你就是老大家的媳妇儿?”

来人正是安福斯托斯·帕里帕奇奥的未婚妻菠姬·罗门,或许现在应该改称波姬·帕里帕奇奥了。

“呦,肯茜,你怎么独个儿在这儿?”安福斯托斯跟在后边,也过来了,“德文呢?难不成你们俩又吵架了?”

“什么叫‘我们俩’,主人管教仆人,能叫吵架嘛?”肯茜抖抖胡子,臭屁地说道,“这不是你该管的,去给我切两片火腿,不然我就挠花你媳妇的脸,让她像莫顿一样。”

安福斯托斯无奈地翻个白眼,正准备干活,不想菠姬自告奋勇地道:“我来吧。”

肯茜听此高兴地晃了晃尾巴,似乎对她的懂事儿很满意。

......

“那是你的猫?圣阶?什么品种?”站在二楼的弗朗西问道。

“应该是狮子猫吧,不太清楚。”德文回答,“我父亲生前留下的。”

“圣阶的狮子猫?有意思。”弗朗西说:“介意我用探究法术查看下嘛?”

“会造成什么伤害嘛?”德文紧张地问道。

“当然不会,只是一个窥探的小法术。”弗朗西答道,说着,轻吟一声咒语,瞳孔渐渐涣散:“从力量波动来看,并不是靠魔药提升的圣阶。我的天哪,她竟然还未成年......恩,从构造上讲确实是只猫,鸳鸯眼很特别......更多的我也不清楚,或许你可以找个生物学的专家问问?”

德文隐蔽地撇撇嘴角,这等于什么都没说,看来巫师的法术也不是万能的。

弗朗西涣散的目光渐渐回过神来,他不适应地用力眨了眨眼,喝了口酒:“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既然见过了你,我想我也该走了。”

“哦,那我送送您。”

弗朗西微笑道:“不必,我又不从大门走。”

他旋转着挥舞魔杖,金色的火花四溅,一个圆形的空间传送门便形成。从外形上看,这种传送门和漫威奇异博士里的相类似。楼下交流、跳舞的人群目光也被吸引。

“再见,有什么事给我写信,我想你会写信吧。”弗朗西问道。

“应该会吧......”德文不确定地回答,维兰说过,用那种特定的信纸写完后,折成千纸鹤或鸽子什么的,纸叠的鸟就会飞高之后依靠魔网传送到收信人附近。

“恩,信纸的话各个多莫都有卖。”弗朗西说着,迈进了金色的光圈。

“再见,弗朗西前辈。”德文说道。

金色的火花消失,空间又恢复了原样。

德文送走了弗朗西,下楼去找自己的猫,她趴在长桌上吃的正欢,看见德文来了便说道:“德文,帮我拿瓶饮料,这火腿有点咸。”

德文顺手抄过一瓶气泡水,打开递给了她,她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打了个嗝,跳到了德文肩膀上。

“谢谢你帮我照顾她。”德文对波姬说道。

菠姬微笑着说:“没事,戴克里他们在后花园那儿,一起过去?”

德文欣然同意,波姬挽住未婚夫,颔首向众人告罪,带着德文便走向大厅后面的花园。

花园西北角的一张大圆桌,小爱德华、玛蒂娜和罗门家的四个人坐在一起,桌上摆着一些小吃点心和几瓶啤酒,众人手里拿着扑克,不过没有荷官,看样只是打着玩。

“嗨!”小爱德华冲他们打招呼。众人站了起来。

“呦,这不是利多岛伯爵嘛?”安福斯托斯冲弟弟打趣,“您怎么也在这儿。”

菠姬充满风情地白了安福斯托斯一眼,没有理他的胡闹。

坐在周围的是罗门家的四个人,除了去迎接帕里帕奇奥一家的戴克里,他是菠姬的哥哥,还有戴克里的妻子菲芘,帝国不怎么受宠的公主。

再有就是里先和特莱维,是菠姬的弟弟妹妹。里先和小爱德华差不多大年纪,特莱维则和德文、玛蒂娜两人年龄相仿。

众人本就认识多年,是不错的玩伴。不过特莱维却好奇地看着趴在德文肩膀上的胖猫,她没见过肯茜。

德文和他们众人或拥抱,或握手,表达重逢老友的喜悦之情。

他看见特莱维的目光,想了想对她解释说:“她叫肯茜,是我的,恩,我的猫。”

肯茜喵叫一声,很给面子的没有争论主仆“归属权”的问题。

“你们在干什么?打牌?咱们一起?”安福斯托斯好奇地问道。

“哦不。”玛蒂娜说道,“我可不愿意和一个会变戏法的打牌,再说,你和菠姬不需要应付那些宾客嘛?”

变戏法的指的自然是德文,不过他对玛蒂娜的毒舌都有点习惯了,这点暗讽不算什么。

安福斯托斯娶亲当天,估计是有些兴奋,罕见的说了不少不和他性格的话:“摆张笑脸应付那些宾客,想想就烦。这么麻烦的事情,今天还是留给父亲吧,日后我留在帝都,免不了这些事。”

“对了。”德文突然想起,从口袋中拿出一小瓶金黄色的魔药,“这是弗朗西前辈来的时候送给你的,潜力药剂。”

“谢谢,谢谢,这可是实打实的沾你的光了。”安福斯托斯笑着道谢,“这么一瓶,应该足够三四个人的分量。”

安福斯托斯接过后看了看又抵还给德文:“你先帮我拿下吧,我这也没地方放。”

戴克里眼中充满着羡慕的目光,埋怨里先道:“我怎么就没有一个当巫师的弟弟?”

里先气笑道:“还不晚,或许你可以生个当巫师的儿子?几率是多少来着?不过不要紧,多来几次,总会有的。”

菲芘的脸羞的通红,要去打里先,戴克里急忙宠溺地将妻子抱住。

众人玩笑着打闹一会儿,安福斯托斯和菠姬这对新人便被寻来的维尔弗雷多叫走了,他们到底还是逃不得清闲。

安福斯托斯很不耐烦,可是又不敢违抗父亲,只能带着未婚妻乖乖地跟过去。

众人又是对他们一阵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