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八章 冲突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哎,刚才还没说定呢,到底去不去?”特莱维问道。
“对不起,去哪儿?”德文好奇。

“哦,刚才你来之前,里先邀请我们去若漫城,说是明天正好有一场庞大的斗兽表演。”小爱德华说道,“你想去吗,你要想去的话,就去和爷爷说一声,咱们一起去。”

“你怎么不去说,从小到大这种事儿都是我干。”德文不满道。

玛蒂娜接嘴道:“他,他去说的话肯定泡汤了。”

“斗兽?”肯茜饶有兴趣地问道,“斗什么样的兽?两脚兽嘛?那可没什么意思。”

众人听此脸色都不太自然。

“两脚兽你个鬼!”德文敲了一下肯茜的脑袋。

戴克里轻咳了声嗓子:“好像确实是有人和魔兽之间的斗兽表演......”

“喵喵喵。”肯茜得意地笑着,“去,为什么不去,一定得去。”

突然,前厅传来一阵喧哗叫喊声,打断了众人的谈话。

“出了什么事儿?”菲芘站了起来,担忧地往前厅望了望。

戴克里拍拍妻子的手示意她不要慌张:“走,咱们一起去看看。”

众人站了起来跟上,德文心想,不会是三皇子那边整的什么幺蛾子吧,要是那种狗血抢亲剧情那可真是太恶心了。

戴克里皱着眉头,大步走在当头,花园里的其他人也被惊动,纷纷向前厅聚拢。

到了前厅,很多人都围在舞池周边,交响乐也停止了演奏。一个大胡子的矮壮男子被侍卫擒下,奋力挣扎着。

“库斯先生,他是你的手下,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安福斯托斯低沉地说道,可以看见他说话时,牙上带着血迹,显然是受了伤。

一个光头男子推开前面的人走到舞池中央,暴怒地对被擒下的人吼道:“说,是谁指使的你?”

小爱德华在德文耳边小声说道:“这个人叫库斯,是第一帝国剑士公会的会长,被擒下的人好像是他的手下。”

“大皇子和三皇子两人都一直想拉拢剑士公会,让其成为自己夺嫡的助力。”里先在旁边补充道。

“这么说,他是三皇子的人喽?”德文心想果然让自己猜中了,还真是三皇子弄出来的幺蛾子。

“不一定,也很有可能是大皇子嫁祸三皇子。”戴克里说道。

众人的小声交谈并未引起他人注意。

查尔曼大帝也面露寒色,走了近前:“受谁指使,说!”

大胡子的矮壮男子看了大皇子一眼:“没有任何人指使,只是单纯地看他不顺眼。”

“撒谎!”皇帝大怒,“来人,把他押进牢里,找人好好审一审,撬开他的嘴。”

皇帝看了看自己的大儿子,又看了眼三皇子:“朕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库斯会长的脸色也十分难看,他走到老公爵面前:“老哥哥,唉,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御下不严,给您赔礼了。”

老公爵微笑着拍拍库斯会长的右臂,指着自己的大孙子说道:“没事的,就当给这臭屁的小子一点教训。再说,你们公会里本就没有太强的从属关系,这账也算不到你头上。”

库斯会长双手胡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难看地挤出个笑脸。

菠姬扶着未婚夫退到德文他们这边,大胡子的矮壮男子被一群侍卫带了下去,罗门公爵走到舞台中央挥挥手说道:“好了好了,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大家继续。音乐、音乐呢?”

华尔兹的舞曲重新被奏起,大家也都散去,跳舞的跳舞,赌博的打牌。不过,话题吗,确是留下了。

菠姬扶着未婚夫,与德文众人一起又回到花园里刚才的圆桌那儿坐下。

安福斯托斯拿起一瓶啤酒,灌进嘴里两口,漱了漱嘴里的血丝。

“哥,你没事儿吧。”玛蒂娜关心地问道。

安福斯托斯摆摆手,示意无妨。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才过去一会,就出了这样的事儿。”戴克里皱着眉头问道。

“我和安福斯刚被叔叔叫过去,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矮胖子就要邀请我跳舞,我拒绝了。”菠姬慢慢地说道:“之后叔叔便把我们介绍给政务大臣赛尔沃先生认识,尬聊了一会儿,叔叔看我们无聊,就让我们再去跳一支舞。”

“在跳舞的时候,那个矮胖子就一再挑衅,挡我们的路线不说,还故意撞菠姬。”安福斯托斯生气的说道:“我气不过,就和他理论了两句,谁能想到他竟然突然出手。”

“我以为他只是动作言语的挑衅,真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场合动手,没有防备,吃了点小亏。”安福斯托斯略有沮丧地说道。

菠姬轻拍了拍未婚夫的手,以示安慰。

“那么,你们觉得是谁干的?”里先问道。

安福斯托斯和戴克里两人对望一眼,交换了下眼神。

小爱德华又看了看周围,确认过没有人注意这边,安福斯托斯低声说道:“不能肯定,大皇子、三皇子,甚至咱们的陛下本人,都有嫌疑。”

里先似乎被安福斯托斯的话吓到了:“陛、陛下也有可能?”

戴克里看了眼弟弟,示意他小点声:“可能性很小,但不能说没有。咱们两家结亲,陛下肯定有所忌惮。父亲也说过,即便他曾是陛下最亲密的战友,也不敢保证陛下不会借此打压。”

这话说得没错,私交归私交,政治是政治。这一点,不管是罗门还是皇帝,看的都很清楚。

菲芘是正儿八经的公主,不过大家都知道,她自生母死后和皇帝父亲的关系并不好,甚至不能单单用不好来形容,因此说话也没避着他。

不过菲芘想了想还是说道:“我觉得和皇帝的关系不大,我倒不是替他说话,都知道我讨厌他......”

她顿了顿接着说:“我了解他的为人,哼,他可是现实的很,就算原本有打压的想法,今天见到弗朗西先生对德文的态度,也应该明白德文的价值,不会再这么做了。”

小爱德华想了想也说道:“是啊,要说正常的手段,是先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顺序不能错,不然反而起反效果。可是陛下却先把马格拉港和利多岛封给了我。先给个甜枣,然后再打?没这个道理啊,图什么呢?”

众人听此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

“我个人更倾向于大皇子干的。”戴克里想了想道。

“可是,我们本来就讨厌老三,和他有梁子不是嘛?大皇子再安排人这么做,不是画蛇添足嘛?”德文反驳道。

“或许他比较蠢也说不定?”特莱维打趣道。

众人哄笑,紧张地气氛略有缓和。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人在陛下问他时看了大皇子一眼?”玛蒂娜问道。

众人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菠姬和里先两人点了点头。

“我们仔细想想,如果是三皇子指使的,这岂不也是画蛇添足?”玛蒂娜接着说。

“呦,可以啊你。”这个逻辑有点小绕,小爱德华想了会儿,欣喜地惊呼,“这下我们不用担心你嫁出去被人欺负了。”

玛蒂娜不依的和小爱德华打闹,安福斯托斯倚向后背:“随他去吧,不想了,爱是谁是谁。”

“最好小心点儿,不管是谁,后面肯定还有组合拳。”德文说道,说着把肩膀上的肯茜抱了下来,“咱们明天去斗兽场,指不定还真是个好主意,躲离皇城这个是非地。咱们一起活动,有康熙罩着,至少安全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肯茜听此很高兴,跳到桌子上摇着尾巴转了个圈。全然没有意识到德文把她当做保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