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十章 传奇法师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蒳惊讶地推开门:“蒂尔达冕下,您怎么会在这儿?”
“人们总觉得,传奇法师就应该关起门来搞研究,可对?”蒂尔达·白女巫微笑着说,“研究是枯燥的,你总得抽时间放松放松,是吧?而我恰好,只是很享受,这种既能帮助别人,又能受人崇敬的工作。”

德文比阿蒳更为惊讶,他呆若木鸡地站在门口。

就算身为魔法界的小白,蒂尔达·白女巫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

能被称之为冕下的,只有传奇法师。蒂尔达·白女巫冕下,是魔法史上第七位传奇法师,一百多年前晋升传奇,是目前现存的四位传奇法师中最年轻的一位,还不满四百岁。

蒂尔达·白女巫看着德文,继续说道:“当然,除了崇敬,偶尔也有些像德文先生一样不知所措的。”

德文听此,闹了个大红脸。

她站了起来,拉过来两张椅子:“快进来坐吧,两位。”

德文这才回过神来,这位传奇冕下保留着四十多岁的容貌,米色的头发,并没有穿法袍,而是穿着修身白色衬衫,披着一个米色的夹克。她身材偏瘦,但人很精神,踩着高跟鞋,只在头顶带着一个尖尖的法师帽。

“很荣幸见到您,白女巫冕下。”德文恭敬地说。

女法师冲他微笑:“你运气是不错,小家伙。要知道,正常情况下,你要等开学才能见到我。”

“叫我蒂尔达吧,德文先生,如果你非要加冕下的话,也请叫我蒂尔达冕下。”蒂尔达这么说道,“白女巫这个头号,是我晋升传奇时,被元老院那群老家伙逼不过,随意取的名字,现在我总觉得这个称号有点蠢......听听其他人的,魔灵冕下,黑魔王冕下,这些多响亮!”

德文倒是知道这个规矩,巫师们和贵族不同,因为很多巫师出身贫寒,没有姓氏,所以更喜欢用名字称呼彼此。

即便是出于礼貌,要加上先生、小姐、夫人等称号时,也是加在名字后边。所以,巫师们一直称呼德文为德文先生,而非帕里帕奇奥先生。

德文和阿蒳点头坐下,蒂尔达问道:“那么,我可以问问,你们来这儿,是有什么问题吗?”

阿蒳点了点头:“冕下,是德文的身体出了些问题。”

“哦?”蒂尔达皱皱眉头,“他看起来正常得很。”

阿蒳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蒂尔达,蒂尔达静静地听完:“简单的说,也就是你们发现了个巫师遗迹,需要两把钥匙才能打开,其中一把在德文先生手上,之后他就突然晕倒了,是吗?”

“我不是突然晕倒,”德文说道,“我看见了另一把钥匙,在一个左臂有纹身,手持七头蛇法杖的巫师手里。”

蒂尔达冕下听此,神色凝重,她突然站了起来,用手抚摸着德文额头的眉心。

“德文先生,你之前,看到过类似的幻象嘛?”蒂尔达问道。

之前?德文默默地回忆着。

“我,”德文缓缓地说,“我在若漫城斗兽场的时候,遭受过一条黄金巨蟒的袭击,那时我曾依稀的看到斗兽场的地牢塌陷了,后来它真的塌陷了。”

“不过,那个过程持续很短暂,并且并没有那么清楚......”德文补充道。

蒂尔达听此,静静地思考着。

她想了想,说:“德文先生,如果不介意,我能看看你这两段记忆吗?”

德文点点头:“好的,我需要怎么做?”

“你先努力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蒂尔达吩咐道。

德文努力的回忆着那个手持七蛇头法杖的巫师,这并不困难,德文本来就努力地记住了他的长相。

一段棉絮一样的东西被蒂尔达用杖尖从德文脑袋里抽了出来。

提取记忆?德文好奇地看着这一切,那是不是还需要一个冥想盆?

并没有,蒂尔达左手一挥,出现了一个圆形镜面,蒂尔达将棉絮状物体扔进镜面。

镜面的画面变成了那扇大门,以德文的视角展示着发生的一切,还有那名手持七蛇头法杖的巫师。

蒂尔达皱着眉头观看着,德文看她这么严肃,不由得有些紧张。

自己,该不会是真出什么问题了吧。

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自己可是个穿越来的冒牌货,不会被发现吧。

他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传奇法师渐渐舒展了眉头。

“德文先生,请不用担心,也请相信我的实力。”蒂尔达安慰德文道,“虽然我还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大概有了猜测,我还需要看看另一段记忆。”

德文赶忙排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过,另一段记忆回忆起就要困难得多。好在,传奇法师很耐心,在她不住的引导下,记忆被成功的提取。

白女巫如法炮制,看完了第二段记忆,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

“德文到底怎么了?”阿蒳略带焦急地问。

“放松,放轻松,是好事,”蒂尔达挥舞魔杖,镜面消失在空气中,“具体什么原理,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德文先生具有一种罕见的天赋。”

“这种天赋和预言天赋类似,却又有所不同。我猜,首先这种天赋是被动触发的,不是主动的,并且,这种预言,或者说德文先生看到的画面,不仅有未来,还有,历史。”

蒂尔达见两个小巫师的目光看向自己,她点点头继续说:“是的,没错。我推测,借助一些固定的物品,或者场景。德文先生能够看到,曾经发生在这件物品上,或者这个环境里的事,或者,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的天哪,”阿蒳惊讶道,“厉害呀小家伙!”

“是啊,德文先生,魔法史上有过不少预言家,可你这种连历史都能回溯的天赋从来没有出现过。”蒂尔达说道,“显然,你是幸运儿中的幸运儿,望你能好好地利用这一天赋。”

德文自己也是十分震惊,没想到自己这个佛系少年,竟然欧气逼人。

不仅大难不死,完成了重生这一伟大壮举,并且托生了个不错的家庭,还觉醒成了巫师,一瞬间在这个世界跃身成上等人。

眼下,蒂尔达冕下告诉自己,自己拥有这种新的天赋,哪怕在巫师里,也是特别的存在。

德文现在真的想好好大笑一场,他现在觉得,什么七个兽人弟妹这些,就不算个麻烦事儿。

人品嘛,总是要守恒的。

阿蒳也略带羡慕地看着德文,不过她眼珠提溜一转,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我需要提醒你。”蒂尔达补充着,打个响指,变出一瓶深蓝色药剂,递给德文,“这个被动天赋,异常耗费魔力,因此,你最好多备些魔力药剂。”

“关于,你们探索的那个巫师遗迹,我想,既然德文先生看到的是历史,那就是真实的......恩,我并不认识那个巫师,我怀疑他早已经死了多年了,不过总是个方向。”

“那种七头蛇,是那加教的图腾,你们可以去大陆东南,找找线索。”

“那正巧,”阿蒳说,“我们正打算之后去东南阿尔法大陆,调查黄金蟒的事情。”

两人告别了蒂尔达冕下,阿蒳带着德文,瞬移回到了巫师遗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