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七十五章 缴械咒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差点儿经历过一场“车祸”之后,德文也不敢大意,专注精神,老老实实地飞行。
中午的时候,德文和阿回到西海岸的沙滩上,要了点咖啡和小蛋糕,吃完之后,支起沙滩椅睡了个午觉。

趁他俩歇着的,肯茜和**这两只猫可不怎么老实。

魔毯就放在那儿,**跳到了上边,开始引诱肯茜:“你说,咱俩要不试试,能不能飞起来?”

肯茜鄙夷地笑笑:“你没听阿说么,要两只脚左右摇摆,重点是两只脚。而你,很不凑巧,多了两个。”

**显得很不服气:“那群两脚兽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直立么?这有什么难的,我可不是你这个胖成球的家伙。”

**说着,就站起身来,用两个后脚走了两步。

“不错么,学有模有样。”肯茜围着站立着的**转了两圈,“那咱们就上去试试?”

说干就干,**立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站到魔毯的驾驶位置,肯茜也跳到了上边。

**警告道:“你可坐稳了,我这可是第一次飞。”

“知道,快点儿,里嗦的,一会儿他俩该醒了。”肯茜在他身后催促道。

**的小短腿儿左右踩着魔毯,就这么升了空,两只猫天不怕地不怕,就向着林子里飞去。

“你方向错了!”肯茜说道,“应该往海那边飞。”

“蠢啊你!”**答道,“你是游泳的本事好,还是爬树的本事更好?”

这个问题不用思考,肯茜本能地说:“自然是爬树。”

“那不就结了,咱俩干嘛往海那边自讨苦吃?”**振振有词,让人无法反驳。

“**,注意前边那棵树!”肯茜大声喊道。

**惊慌失措,两只后爪站立不稳,一时四脚着地。魔毯一个急刹,好在肯茜早有准备,在被甩出去之前,就完成了“跳车”......

当德文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魔毯没了。

“我的魔毯呢?”他急忙把阿叫醒,“我记得就在这儿啊,难道岛上有小偷?”

阿看了看四周,发现了几个猫爪印,但没有看见肯茜和**,大概猜出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说道:“别急,在这儿哪儿那么容易就碰见小偷?倒是两只偷东西的猫很可疑。”

“猫?”德文这才发现肯茜不见了,“这两个该死的家伙,早知道不带他们来!”

阿挥动魔杖,念诵飞来咒,魔毯就从密林的方向飞了过来,但两只猫依然不见踪影。

想来是魔毯翻车之后,两只猫自顾自地逃跑了......

周末两天,德文都在练习魔毯驾驶,不得不说,“开车”是一件挺令人上瘾的事儿。

“恩,你的魔毯飞行已经练习的不错了。”阿点点头说,“要是有空,可以去元老院考个证,唉,其实有没有也无所谓。”

德文问道:“没有人管么?”

“倒是想管,但人手不够。”阿回答道,“还有这么多麻鸡呢,怎么管得过来?”

确实如此,事实上,元老院的办事人员少得可怜,甚至连各大多莫,有时都不容易找到住持巫师,尤其是像什么邦克城这种偏僻的地方。

尽管她这么说,德文还是决定抽空去考一个驾照,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巫师。

周末两天很快就过去,魔咒课上,他们又学习了移动咒,这是一个能让物体前后左右移动的咒语,在搬东西方面非常实用。

这个咒语很简单,只需要念诵之后,魔杖像鼠标点击一样虚点一下物体,拖动,放在预定的位置时再虚点一下,就可以了。

刚开始的时候,北极星没有组织好秩序,或者说,她是故意的。

她一声令下,小巫师们挥舞这魔杖控制桌子游走,教室里的桌子就左右移动起来,有好几个学生都被桌子和板凳撞倒在地。

德文躲到了角落里,继续操控桌椅板凳,觉得很有意思,像是在玩前世一种叫做桌上冰球的游戏。

两节连堂的时间,班里的每一个同学都学会了这个咒语。北极星十分满意。

再值得一提的,就是格斗课了,上周,迪翁教授终于教完了所有,那令他无比厌恶的恶作剧咒语。

除了咧嘴咒、塔朗泰舞咒和鼻涕虫咒之外,他们还学会了门牙咒和大麻子咒,这也是两个十分有趣的咒语,门牙咒可以让中咒者长出大大的门牙,而大麻子咒可以让中咒者脸上起满脓包。

“今天,我们总算可以和那些令人恶心的恶作剧咒语说再见了!”迪翁教授粗声粗气地说,他的心情显得很好,“当然,妈了个巴子的,前提是你们没有蠢到,连这么简单的咒语,都需要期末复习的情况下。”

小巫师们的表情可不怎么确定,尤其是沙哈德和鲍勃他们宿舍,那一屋子就没有一个学习好的。

迪翁教授扫视众人:“我希望,你们不是这样的傻棒槌!”

穆哈姆德拼命地仰起头,挺直胸板,仿佛在证明自己不是傻瓜。

“今天,我们来学习一个新的咒语,本质上讲,这依然不算是一个攻击性咒语,但是在战斗中却很实用。”迪翁教授在训练场上围着排成四排的小巫师们绕圈,“没错,缴械咒,可以出其不意,击飞对方的武器。这个咒语的优点,就是速度快。”

德文点点头,这个咒语他知道,hp里炒鸡著名的咒语,也是最bug的咒语......

“你们的课本上,有超过两千字对于这个咒语的详细描述,大部分都是废话,我只强调一点。”迪翁教授顿了顿,“能称之为武器的,对于巫师,就是魔杖,还有你们将来会有的法杖。对于其他职业,刀、剑、枪、弓等等这些,显然都是武器,也可以缴械。”

“但是”迪翁教授重重地说道,“对付魔兽,他妈了个巴子的,你们这群蠢货别呆愣愣地使用缴械咒,因为魔兽的武器,是牙齿、爪子,这些是不能被缴械的!”

小巫师们都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我们可以做个实验。”迪翁教授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着,“德文,你小子过来!”

德文被他猛地一叫,有点傻,他出列问道:“教授?”

“你的猫呢?”

“猫?”德文想了想,他也不知道肯茜在哪儿,摇了摇头,“不知道,教授,或许在林子里吧。”

“不知道?”迪翁教授眯起了眼睛,“自己的宠物不看好......那样的话,就由你亲自来好了。”

德文一个激灵,他可不是毛哥利,一点也不经打......

该死,没想到自己也有因为肯茜中枪的一天。

迪翁教授看见吓到了德文,显得十分满意,他指了指这群小巫师:“你可以从这群废物中,选一个对手。”

有了这个令箭,德文听此乐了起来,他的目光扫过阿代尔和阿里,只见两人拼命冲他摇头。

唉,算了,不选他俩,这两个怂包。

他又看向比尔和毛哥利,比尔肉厚经打。毛哥利野性十足,都比较合适,他忽然又想起荻安娜或许也不错......

只是,打一个女生的话,是不是显得不太好?

“不好决定?”迪翁教授皱眉问了一句,“那我替你选一个吧,穆哈姆德,上来,妈了个巴子的,你不是喜欢打架么!”

穆哈穆姆在秋假前的那节课上,和沙哈德滚在地上打了一架,那是因为他俩互相看着不顺眼,所以才借机了却恩仇。但他可和德文没什么矛盾。

穆哈姆德畏手畏脚地走上前来,他一点都不想和德文打架,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管拿不拿魔杖,他知道自己都打不过德文。

“德文,收起你的魔杖,用拳头打他。”迪翁教授吩咐道,“穆哈姆德,你只准用缴械咒,不准用其他咒语。”

德文一听就乐了,递给穆哈姆德一个眼神,祝你好运,伙计,我会下手轻点。

穆哈姆德暗骂一句,举起魔杖,闭上了双眼。好像看不见就打不疼一般。

“开始啊!都愣着干吗!”迪翁教授喊了一声。

德文不再客气,朝着穆哈姆德冲了过去。

“除你武器!”穆哈姆德举起魔杖大喊道。

红光击中了德文,只是打得他一个踉跄,没有任何效果,下一秒,德文的拳头就到了穆哈姆德面前。

穆哈姆德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迪翁教授只说不让他用别的咒语,可没说不许他用拳头还击。

他架住德文迎面而来的拳头,谁知这是虚招,德文的左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爽!德文心里非常愉快,打人就是舒服,十分解压。

“该死,你真打啊!”穆哈姆德怒道。

德文听此不好意思地讪笑两声,他是用了点劲儿,急忙扶起了穆哈姆德:“冲的太猛,没收住手,见谅。”

穆哈姆德明显不信,不过倒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儿生气,他俩私教还是有一些的。

“恩!对,就是这样。”迪翁教授鼻子里蹦出一声粗气,“你们都看到了,肢体打斗,用这个咒语是无效的。下面,德文,拿出你的魔杖,你不许用缴械咒,穆哈姆德依然用这个咒语,你们俩决斗!”

穆哈姆德顿时有了信心,他提前预习过,书上说,缴械咒这个咒语射速很快,甚至能做到后发先至。至少,比起那些恶作剧咒语,要快的多。

教授说德文不能用缴械咒,这样的话,自己除掉德文的魔杖之后,他还不是任由自己摆布?穆哈姆德得意地想。

德文另有打算,在森林里和巨熊搏斗的时候,他误打误撞地把昏迷咒给试了出来,现在用起来正合适。

“三、二、一、开始!”迪翁教授命令道。

“除你武器!”

“昏昏倒地!”

速度上确实还是缴械咒更快一点,但是德文手里的魔杖并没有脱手,只是稍微歪了歪,红色的咒语依然击中了穆哈姆德。

穆哈姆德的法袍上泛起一阵金光,替他抵挡了些攻击,他没有被直接击晕,但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低着头,略有点眼花,身体提不上劲儿。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咒语?”迪翁教授看着德文奇怪道,“这是二年级的咒语,你监护人教给你的?”

德文回答道:“之前碰巧在一本书上看到,前几天在密林里遇到巨熊,实验过才用的,教授。”

“哦,哼哼,我想起来了,科罗德和我说起过这事儿。”迪翁教授从嗓子里发出一阵类似笑声的声音,“说起来你们两个小子,能够死里逃生,运气真不错。”

德文笑了笑:“我的运气一向是不错。”

迪翁教授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就板起了脸:“那也不对,你是怎么抵挡缴械咒的?”

德文也感到奇怪,缴械咒明明击中了自己,魔杖为什么没脱手呢?他想了想,看向右手的手表,珊朵拉好像说过,这玩意能够一定程度地抵挡缴械咒。

他把手表摘下,递给了迪翁教授:“这是我的监护人,珊朵拉送给我的见面礼。”

迪翁教授接过看了两眼:“呦,一件不错的防护装备。有反射装置,还能够抵挡缴械咒,恩,很不错的想法,适合你这个年纪使用,甚至等你长大之后都能派上用场......”

虽然不错,但是还入不了格斗课教师的法眼,迪翁教授把手表还给他:“不过以后在课上,记得把它摘下来,课上还是以练习为主,吃点亏,对你有好处!”

德文听后点点头。

迪翁教授不再管他,转而对其他学生说道:“现在,你们这群笨蛋,依然两两一组,练习缴械咒。我希望你们这节课就能掌握这个咒语!”

德文去旁边把穆哈姆德扶了起来:“对不住,兄弟,晚上爱殇酒吧,我请。”

爱殇酒吧是环岛上的一家酒吧,是小巫师们在扎布尔唯一能买到低度啤酒、果酒的地方。学校知道这件事,但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穆哈姆德也没有很生气,他伸出手让德文拉起他:“光请客不行,这个咒语你得教给我,叫什么来着?昏迷咒?。”

“没问题。”德文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