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零三章 生恩养恩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瓦琳娜教授教完课就走了,除了给小巫师们留下了一大堆作业之外,既没有批评他们的罢课行为,也没有对毛哥利的事情发表任何见解。
仿佛她只是凑巧换个地方上了节课。不过教授的行为,还是显露出了她对这群小巫师的宠溺和放任。

毛哥利外表依然自信满满,不像他的监护人玛丽,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但是,德文却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还是很低落的。

小巫师们都是坐不住的性子,上完课后在屋里聊了没一会儿,就三三两两地结伴游览整个高山别院地区,施莱彻尔骑士长不得不安排人手跟着他们。

唉,这群小家伙就不是扎布尔的主人,他们是扎布尔的祖宗,即便是闹事儿,你都得派人跟着,生怕他们磕了碰了。

骑士长施莱彻尔显得有些无奈。

德文拉着毛哥利,泡在别墅旁的温泉泳池里。在大陆东南,那瓦的温泉镇那儿,他就有泡温泉的打算,只是那地儿天气比较炎热,不怎么合适,眼下总算是如愿以偿。

“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吧,”毛哥利说道,“你们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事情再闹大,反而不好收场......”

德文摆了摆手,冲他笑笑:“我们过来,多少能帮你加点筹码,也是给元老院展示一个态度,事情远没有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毛哥利听后摇了摇头:“唉,你们人类的事情,真是复杂。”

“呵,这是什么话?”德文笑着锤了他一下,“真把自己当成匹狼了?”

“他们都知道了?”毛哥利略有点忧郁地问。

德文点点头:“恩,瞒不住的,报纸上也登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所有人都对你没有任何歧视。”

毛哥利给德文挤出个笑脸:“唉,其实,我真正难受的,还不是关于处理我的问题......”

“元老院总会找到合适的办法,左右不会比在万千大森林的生活更差,只是,”他停顿了一下,“只是,当我知道,抚养我长大的狼群,把我的亲生父母生吞活剥,才侥幸救了我的命......”

毛哥利一时无话,德文也跟着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是该恨那个狼群?还是该感谢它们?”

“我当然感谢拉克莎把我养大,”毛哥利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狼吃人也并没有错,只是,那到底是我的亲生父母,并且拉克莎骗了我这么些年,我......”

“我理解。”德文说道,“或许,这也是拉克莎不愿你再回到狼群的原因吧。你得这么想,罪魁祸首还是你的那个伯伯。”

毛哥利长出一口气,把脑袋埋进水里,闷了好一会儿。

他不是想憋死自己吧?德文有点担心,想着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好了,你得放眼向前看。”德文说道,“你总还是想回到扎布尔继续上学的吧?”

毛哥利从水里出来,甩甩头发:“你主意一向都多,有什么好办法么?”

“还真有,我昨晚就一直在帮你分析这件事。”德文说道,“恐怕,你需要做出点什么让步。”

“比如?”毛哥利看向他。

“你可以向元老院保证,毕业之前,不在主星留下孩子,而毕业之后,就会立刻离开主星,不在主星定居。”德文说道,“你可以选择其他一颗异星,或者让元老院给你提供帮助,前往匠星找那个帕雷三世报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这个要求。”

毛哥利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倒是很符合你的风格,我没你那么复杂的想法,即便是复仇,也会自己动手。”

“哎呀,兄弟,报仇是一件很艺术的事,你要让对方感到痛苦。”德文笑着说,“报仇容易,释恨难。一刀把他杀了,有什么意思?”

毛哥利并不认同:“那你怎么着?临死前折磨他一番?”

“你那个伯伯,最看重的肯定是他的王位。”德文说道,“你要想办法把它夺过来。”

“夺过来干嘛,我又不稀罕。”

德文很想说一句,你不稀罕可以给我,他一拍大腿:“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报仇的事儿以后再说,别的都没问题。”毛哥利说道。

“成,那我就替你这么根元老院谈条件。”

毛哥利露出了笑容,他觉得德文的建议挺靠谱,便放下心来,偶然一转头,他看见了德文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咦,这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信奉光明教?”

这个十字架是德文的小姨凯瑟琳皇后那天赠送给德文的,说是他母亲遗留下来的护身符,德文便一直带着,没摘下来,几乎都忘了有这么回事儿。

听见毛哥利这么问,德文便将其摘下,拿在手里想着研究研究。

谁知十字架刚从脖子上摘下来,远方猛地传来一阵打斗声,空中响起凄厉的警报。

毛哥利和德文对视一眼,荻安娜和乔拉、巴提木几个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怎、怎么回事?”德文用力眨了两下眼睛。

护校队的施莱彻尔也冲了出来:“不知道,快点穿衣服过去看看。”

毛哥利率先爬了上去,德文草草地把身上擦干净,又披上法师袍,把十字架随手扔进口袋里,顶着寒风就跟着毛哥利,和带着几个女孩的施莱彻尔往出事地点狂奔。

冷风嗖嗖地钻进德文的脖子里,欧米伽大陆是真的冷啊!

当众人赶到事发地点时,战斗已经结束,两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旁边,一个女人趴在他们身上痛苦地哭嚎,而另一个老一些的男人则被三名护校队的队员按在地上。

一个身着繁星法袍的老巫师,举着魔杖扫视四周,把几个小巫师护在身后。好在他们看起来都没有受伤,只是受了些惊吓。

护校队的施莱彻尔看了眼老巫师,眯起眼睛缓缓道:“萨勒曼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萨勒曼认识这位骑士长,他收起了魔杖:“别误会,我也是刚刚听到打斗声后过来,我虽然被免去了职务,却也不是黑巫师,怎么也不会拿这些孩子们怎么样。”

毛哥利在德文身边小声说:“他就是萨勒曼,因为想研究我的灵魂和精神海的事,违规签署法令,被开除出元老会,也暂时被软禁在这里。”

德文点点头,阿之前提到过他。

萨勒曼看向旁边一个女同学:“你认识这两个人?”

叫洛丽的小姑娘点点头:“我们一家之前,在我觉醒之前,是他们家的奴隶。他们一直想强迫我......”

“好了!”萨勒曼打断了洛丽的话,“我知道了,不要害怕,孩子,剩下的交给元老院处理就好。”

洛丽被吓得有点呆,只是机械地点点头。

德文大概猜出来怎么回事,应该就是因为洛丽,这一家子才会被关在高山别院,此刻重新见到她,这两个不懂事的贵族少爷肯定是又起了什么冲突,被护校队的人一紧张,失手杀了。

萨勒曼先生向撵一群小鸡一样把这群围观的小巫师们都赶回了毛哥利的住处,到了那里,发现又来了一群人。

是扎布尔的校长元素冕下,带着一群小巫师的监护人,还有几个元老会的**师,赶到了高山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