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魔法的学术时代无弹窗免费全本阅读 > 魔法的学术时代TXT下载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剪蛋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龙呢?”比尔抬头问道。
“龙的性别除了温度和湿度之外,还和光照有关。”提尔教授答道。

真是神奇......德文觉得以后一定要多找几个蛇或者龙,去做个实验,好好验证一下这个理论。

几个巫师坐在奎扎尔身边,静静等待,羽蛇此时已经变大了体型,盘成了一个圈,将自己的蛋围住。

羽蛇蛋这几天下来已经从椭圆型,橄榄球的模样,变得瘪了起来,像是一个漏了气儿的球,这说明里边的养分已经被吸收,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德文本以为蛋壳会是很脆的那种质地,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有弹性,怪不得奎扎尔当初不担心荻安娜把它摔坏。

这种像羊皮一样的蛋壳,被称作“羊膜卵”,和鸟类的蛋不同,这种蛋的蛋壳充满弹性,壳膜很厚,不易破损。同时还会有一定的黏连现象,这样能够使整窝蛋之间更加稳定,不易被翻动和被小型食卵动物搬运。

一般来说,其他的蛇类动物,一窝都会生几十个蛋,母体会消耗大量的钙,所以没有办法形成足够的硬蛋壳,当然,最后能孵化出多少,蛇类们也是不会在意的。这就是它们的生存繁殖方式。

羽蛇虽然生的少,但是蛋的模样却和普通的蛇类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更大一点罢了。

突然,其中一个蛋往上跳了跳。

提尔教授亮着眼睛,兴奋地冲着几个小巫师点了点头,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只见其中一个蛋壳的顶部被小羽蛇利用尖牙给撕裂开来,拼命朝着蛋的上方划破,蛇蛋裂开了一个口子,顶部形成了一个气室,之后就暂时没了动静。

“怎么回事?”乔拉小声而又紧张地问道。

“它要进行首次的呼吸和蓄力,稍后就会从这蛋壳上的破口探头出来,探索新世界。”提尔教授激动地声音都有些颤抖,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另一个蛋却始终没什么动静。

难道是说,发生了什么意外?

其中一个蛋里的小羽蛇已经把头钻了出来,响亮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奇琴。

和巨龙一样,羽蛇在出生时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解封记忆里的传承,同时也会啃食自己的蛋壳来获得养分,要说唯一不同的就是,羽蛇并没有巨龙那么长时间的沉睡期。甚至因为身上布满羽毛的缘故,连冬眠都变得可有可无。

奇琴是个女孩,此时她的茸毛都是灰色的,黏着滑腻腻的蛋液,看起来很恶心,一点也不可爱,甚至还不如那种普通的蛇。

不过肯茜不屑地笑了笑,哼,愚蠢的人类就是铁憨憨。此刻就算是这颗蛋里孵出一坨屎,这群两只脚的家伙都会觉得那是香的。

四个小女巫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在征得奎扎尔的同意后,她们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正在啃食自己蛋壳的小羽蛇。

奇琴用不同于蛇类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些女巫,隔着蛋壳数周的相处,让她觉得对方的气息很熟悉,奇琴嘴里吐出一口蛋壳,递到菲怡手上,邀请她品尝。

“哦,宝贝,哈哈,妈妈不要......”菲怡乐得哈哈大笑,丝毫不考虑顾及奇琴的亲娘就在跟前儿。

奎扎尔没有在意这些,她有些忧心忡忡地打量着另一个还没有动静的羽蛇蛋。

德文凑了过去:“它是怎么了?”

奎扎尔没有说话,只是依然静静地用鸟蛇的鸣叫,呼唤着里边的孩子。

仔细听的话,那颗蛋里确实能传来回应声,不过却比奇琴的声音小得多,显得有气无力的,并没有奇琴的叫声这么精神。

加油啊,小家伙!德文在心里默默地替另一只小羽蛇打气。

“不行......”奎扎尔隐隐有了哭腔,好像情况不太妙,“他太虚弱了,没有足够的力气帮助他撕开蛋壳......”

羽蛇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是的,并不是每个蛋都能孵化成功,即便是经过了细心的呵护,还是有很多羽蛇小宝宝,没能挺过出生这一关。

“我想我们可以帮助他。”提尔教授淡定地说道,“不用把蛋壳完全撕开,只需要从底部开一个小口,这样的话就能够进去更多的氧气,他就会有力气撕破蛋壳。”

“不,不行!”奎扎尔把蛋护住,“这样做是不符合自然的法则的......自然的法则是优胜劣汰,孵化不出来,是他的遗憾,但是绝不能依靠外力!”

“为什么?”德文不解地问,“你是她的母亲,难道不想自己的孩子孵出来么?”

“我当然想”奎扎尔有些无奈地说,“但我必须为羽蛇整个种族负责,要想变得更强大,就只能接受自然的法则。不然的话,若是这个弱小的个体借助外力孵出,那他孱弱的基因就会在羽蛇的种群里继续流传下去,这是不利于我们这一种族的发展的。”

确实是这样,不仅是羽蛇,自然界的大部分魔兽,甚至很多的高智慧魔兽,比如巨龙,也会遵循这一法则。

不过人类却从来不管这些,比如说扎布尔就饲养了很多龙,为了保证利益最大化,巫师们自然不会允许这些自己孵化不出的蛋就这么白白浪费掉。

所以他们会采取合适的方法,帮助这些蛋破壳。大不了把它们做一下标记,不让其充当“种龙”就是了。

“荒谬!”提尔教授并不认同奎扎尔的观点,“先天的孱弱完全可以通过后天的成长来弥补,同理,先天的强大,如果没有足够的后天支持,也会沦为平庸......我们巫师做的就是改变先天条件!

羽蛇还是显得有些犹豫,一方面,传承的习惯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另一方面,她毕竟也心疼自己的孩子。更何况这是她的第一窝孩子。

奇琴吃完了蛋壳,过来凑到母亲的身边,吐出蛇信轻舔着奎扎尔的羽毛。

“奎扎尔,这个蛇蛋是属于我们的,不是属于你的!”荻安娜的态度显得比较强硬,这是为了给羽蛇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我们花钱把他买了下来,只答应你不会和他签订主仆契约,可没答应遵循什么狗屁自然法则!”

“是啊,他是属于你们的......我不是一个好母亲......”奎扎尔略有点受伤,又有些走神儿地喃喃道,她终于下定了决心,“你是对的,荻安娜,我没有决定权......”

荻安娜小心翼翼地将另一枚羽蛇蛋抱了过来,小声地对奎扎尔说了声对不起。

奎扎尔还没回过神来,荻安娜将羽蛇蛋递给提尔教授:“教授,需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