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医手遮天 > 第130章 简直让人难以启齿
加入书架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30章 简直让人难以启齿

250xsw.com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250xsw.com(全本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便各位读者~请微信公众号搜索"250文学网"

推荐阅读:


钱钱被管家一路领进了大厅。

“你先坐一下,我去跟我们老爷通报一声。”

“好。”钱钱装得没心没肺的应了一声。

管家深深看她一眼,转身离开,嘴角勾起的笑带着几丝阴险算计。

等待的时间有些长,钱钱感觉暗中有人正悄悄观察着她,装着单纯的样子左右看看,耐心等待。

房屋从外看没多少特别,但里面的装修也很一般,但布置、摆放的东西明显却极奢华,明显是新添置,很附和王有志爱面子的奢侈霸道地财主风格。

暗中的眼神变得热烈,隐含着贪婪,隐约的还听到了吞咽的声音,钱钱装着毫无所觉的诚心等待有钱的大买主前来。

大约五分钟后,管家带着一个打扮富贵的中年男子前来,并介绍说这是他们老爷,可惜这老爷头顶的名字并不是王有志而是宋有财。

钱钱微微蹙眉,难道判断出了错误?

不过卖酒的戏还是需要好好演下去,钱钱礼貌的跟宋有财见了礼道:“老爷您看看我们这酒如何?”

宋有财笑得非常友好的打开酒坛闻了闻,并笑得满意的点点头:“这酒闻着不错,很不错。”

钱钱一直观察着宋有财的表情,感受着宋有财落在她身上眼神的感觉,断定,这人并不是正主,刚刚暗中观察她的还有另外一个。

这让钱钱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既然老爷觉得不错那我们兄妹的酒老爷是不是会都要了?”钱钱一脸欣喜很有几分单纯味道。

宋有财笑着点点头:“那是自然。”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金票:“这是一百金币,你这里的酒先送到我们酒库去,听说你是跟你哥哥弟弟一起来卖酒的?”

“是呀!”钱钱接过金票开心不已的点头,“他们就在村里卖酒。”

“那行。”宋有财点头,“我派人去将他们找来,你先把这些酒拿去酒库,来人给姑娘带路。”

买家让卖家把东西送去仓库这很正常,但一般卖东西的若是个女孩,买家家里又有壮年家丁,像酒这种重物一般都该是家丁搬去仓库,让一个卖酒的女孩送到仓库去,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钱钱跟着两名家丁告别宋老爷跟管家往所谓的酒库走去,从大厅出来转向右边的回廊,一直往左走,再进入往后的回廊,这偏僻的走向倒是挺附和仓库的选址。

钱钱一直跟着人往里走,来到后院的西院再往后走,走后门进入西院来到一个房间前,家丁推开门道:“就是这里了,姑娘把东西放进去吧!”

“好。”钱钱毫无防备的走进了房间。

这里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酒库而是一间房,一间摆了奢华大床,墙上挂着各种少儿不宜画卷,墙边架子上摆着各种让人不忍直视的工具的房间。

钱钱非常惊奇,她万万没想到游戏里竟会有这样的房间,简直就是刷新游戏的下限哪!

“嘭!”

身后的门突然关上,并传来上锁的声音,钱钱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一眼,拧紧了眉快步走向房门,拉了拉,没拉开,外面的人邪笑道:“小美人乖乖在里面呆着吧!你哥哥弟弟我们老爷会派人照顾的,只要你好好表现。”

这明显是威胁啊!钱钱感觉有些好笑,打开队伍频道跟奕博云天他们汇报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当然,她没跟他们说被关房间的具体情况,简直让人难以启齿哪!

奕博云天看了钱钱的消息,心里怒火蹭一下就飙了起来,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王有志这是觊觎了她媳妇的美貌,想将他媳妇关起来行不轨之事,甚至卑鄙无耻的想拿他们来逼迫他媳妇就范。

简直让人忍不了,哪怕知道这只是游戏,是任务走向,但这游戏为了拟真,也是确实可行那种事的好吗?

他媳妇厉害但游戏里的NPC实力设定也不弱啊!万一着了对方的道或打不过可如何是好?

【我们现在就去你那里。】奕博云天当机立断。

钱钱冷静道:【别显得太刻意。】若一会儿出来的真是王有志,抓捕王有志必须有他们的帮助。

奕博云天轻轻舒出一口气,冷静下来:【嗯,我知道,老婆你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等我来打色狼。】

钱钱看到这话觉得感动又好笑:【放心吧!没事。】玩游戏这么久还从没听到哪个玩家被游戏NPC给那个的,这种事……好吧!就算有可能发生但也绝对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满月夜歌道:【奕大帅放心吧!钱的实力你还信不过吗?那色|鬼老爷绝对欺负不到咱们钱的。】

兔子很萌:【姐姐等我们来!】

钱钱:【嗯。你们也要小心。】

满月夜歌:【为什么我好想笑?咱们亲爱的钱真是魅力无边真女神,居然被NPC看上了,噗哈哈……我真的不是在笑。】

钱钱:【……】

房间后墙传来响动,钱钱面无表情转头看去,只见墙上开了一道门,一名中年男子从门内缓缓走出,嘴角挂着得意的蔑笑,贪婪的眼神极具侵略性,头顶名字王有志。

钱钱心中一喜,面上却是不显,冷静看着王有志走出来,看着他身后的门关上,整面墙竟是看不出一丝异样。

“果然是个美人啊!”王有志直直盯着钱钱奸笑起来,舌头舔过嘴唇,眼中淫意渐深。

钱钱微微蹙眉,假装惶恐说出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你想干嘛?”

王有志“嘿嘿”一笑道:“我没想干嘛,小美人坐啊!你是卖酒的,正好我爱喝酒,咱们一起来品品酒如何?”

“就是品酒?”钱钱装着一副单纯的模样,略惊喜问并松了一口气。

王有志努力笑得亲和的点点头:“是啊!”指着房中圆桌邀请:“来,坐!”

“好。”钱钱微微一笑点头走过去,将拎着的酒坛放到桌上,主动将酒坛打开,拿了桌上的茶杯倒了两杯酒,一杯先送给王有志:“老爷,请。”

王有志嗜酒,酒坛打开时眼睛明显一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钱钱倒酒,深吸一口气,一脸的陶醉,略激动的接过酒杯闻了闻,抿了一口眼睛又是一亮,咂巴了几嘴,开心赞道:“好酒。”

钱钱微微一笑:“老爷喜欢就好。”

“喜欢喜欢,美人加美酒,真是人生一大畅事。”王有志笑得非常开心。

钱钱在心里哼笑一声,端着酒杯轻轻摇晃,往王有志方向微微送去:“老爷若是喜欢,那便多喝一些。”

“喝,好,喝,美酒自然该多喝一些,喝饱了再行那快乐之事,最好不过。”王有志高兴得有些飘飘然,一把抓过钱钱手中的酒杯,淫|笑一声,将酒一饮而尽,满足的哈出一口气:“美人的酒特别好喝一些。”

“嗯。”钱钱微微勾唇,心里默默倒数五个数。

王有志整个人显得昏昏乎乎,他摇摇头,嘿嘿一笑:“美人的酒后劲可真足。”

“这才是真正的好酒。”钱钱语气里满是傲然。

“没错没错,好酒好……”王有志话未说完就“嘭”一声趴倒在了桌上。

钱钱看着昏睡过去的王有志迅速从包裹里拿出一颗药丸喂他吃下,再拿出绳子将他好好绑起来,最后拿出胶布封住他的嘴,手法非常娴熟。

看着就做过不少这样的事,当然,钱钱可是绝对守法好公民,这些都是在学校里学习练就的,当初在军学院时捆绑与逃脱是必学的技能。

做好这一切,钱钱在队伍频道里发消息:【最后遇到的是王有志,我已经把他迷晕并绑好了。】

满月夜歌:【膜拜的表情,亲爱的你真厉害,么么哒!】

兔子很萌:【姐姐真厉害!大拇指!】

奕博云天:【我们刚进屋,先去熟悉一下房屋结构顺便打探一下这里有多少人。】

钱钱:【好,别打草惊蛇,刚刚王有志从墙上秘道出来,我去看一下另一边是什么情况。】

奕博云天:【好,要小心。】

钱钱:【你们也是。】

消息盒闪了闪,钱钱打开,是奕博云天发来的:【老婆,真棒,亲一个,大红唇。】

钱钱失笑,想了想回了个大红唇,奕博云天立刻发来一个激动的表情,钱钱没再回复,把房门从里扣住,将王有志挪到床上盖上被子安顿好,开始找开墙上门的机关。

找了大概五分钟,钱钱才找到,看着墙缓缓打开,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秘道大概有两米多高两米多宽,并不长大概只有五米,石墙上镶嵌着夜光石,尽头是一间石室,石室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都是新买的奢侈品。

钱钱打量了房间一圈,走向石室右边的石门,将门打开,门后一如之前的秘道,钱钱在队伍频道里发消息:【房间进去秘道的尽头有一间石室,应该是王有志平时住的房间,房间右边有一道石门,后面又是一条秘道,现在我进去看看。】

奕博云天:【要小心,我们现在在后院。】

满月夜歌:【我好想出去啊~!我也想去冒险~啊啊啊~】

兔子很萌:【夜歌姐,你还是安心躲着吧,被抓的话就麻烦了!那些人说不定会严刑逼供你交出画本。】

钱钱:【兔子说得对。】

满月夜歌:【可我要憋死了,好无聊啊!而且看着同伴们在冒险我却只能躲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真是太心酸了,很对不起组织好么?】

等待片刻,没人说话,满月夜歌无限忧伤的叹息一声:【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钱钱在秘道里前行,一路上没有遇到任务危险,走了差不多十分钟终于走到了秘道的尽头。

只见秘道尽头有个木梯通到秘道之上,钱钱爬上木梯,摸索着按上机关打开顶上的石门,发现外面是一片花园,已经出了屋子范围,屋子围墙在身后大约两米的地方。

既然通到屋外,这最好不过。

钱钱查探好地形退回秘道之内,一边往回走一边在队伍频道发消息:【秘道通到屋外后面的花园,奕、小兔子,你们想办法离开,我把王有志拖过去。】

奕博云天:【好!我们找借口离开。】

满月夜歌:【加油啊我的战友们!】

钱钱回到房间将依然昏睡的王有志拖进了秘道,吃了她特制的药,没有她的允许就别想醒来。

不过这王有志的肥猪形象设定拖起来可真不是一般的不轻松。

另外一边,在王管家派人去寻找前,自动送上门的奕博云天跟兔子很萌,与管家谈好生意后被带去酒库,两人被两名家丁带着一直往后院走。

两名家丁准备带着两人去柴房关起来,两人特意将脚步放得极慢,故意找借口拖延时间,在最后收到钱钱的消息后,奕博云天装着猛然想起的模样道:“我们还有一车酒放在村口的茶铺,你们老爷既然那么喜欢我们的酒,那我们去拿来吧!很快就能回来!”

两名家丁对望一眼,家丁甲道:“还有酒?你们要去拿,这得问过我们管家先。”

奕博云天点头:“那你去问问你们管家,既然你们老爷留了我妹妹喝了这么久的酒,看来一定对我们的酒很满意,我们去拿来,再带着我妹妹离开。”

两名家丁又是对望一眼,家丁甲道:“你们先等着,我去问管家。”

家丁甲离开,奕博云天一副老实单纯的商人模样跟家丁乙聊天,无非就是夸赞自己的酒有多好,一副遇到好买家的高兴劲。

家丁甲很快回来说是管家同意他们去拿酒,因王有志做那种事时不喜人打扰,若是遇到的女孩反抗得厉害王有志早已通知他们,但现在安安静静,管家断定王有志事情进展得顺利,让卖酒女孩的哥哥弟弟暂时离开,哪怕就此离开也无妨。

而且奕博云天进屋后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副眼里只有钱的模样,兔子很萌则老老实实怯怯弱弱什么都以哥哥为主。

两人进屋只问过女孩的情况一次,而且傻乎乎他们说什么就信,没有一点怀疑,这么笨又老实的人他们一点都不怀疑他们说去拿酒有假。

奕博云天跟兔子很萌就这样顺利离开,连个跟着他们的家丁都没有。